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一剑倾国 > 9、尚书台的监牢

一剑倾国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9、尚书台的监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
        之后朱厚总算想起派了个人过来,带着他们游逛了一下“偌大”的裁决司,不得已终止了谈话。



    裁决司出乎意料的大,而且穿过后殿还有一个庞大的校场,据说裁决司编制有千人,最低都是九品廷尉,相当于江湖中的一、二流好手,俸百石,是同品级官员的两倍,而且由于都习练武艺,伙食相当的好,姬天圣也算是“不差饿兵”了。



    由于这几天都在搜查黑山逃犯的下落,所以司里很是冷清,也就没什么好逛的。



    朱厚一直分身乏术,于是他派来的使者,就带着二人上街巡游了一番,并借此对他们讲解裁决司办案的方法手段。



    通常裁决司出动,都是与黑道、强盗以及门派余孽有关,近年门派余孽几乎销声匿迹,只剩前二者。



    由于强盗分布各州县,只有官府实在无力对付的一方豪强,才会上禀请出裁决司,譬如朱厚这次出行,就是为了剿灭一伙踞山险而立的强盗团伙;而黑道主要势力都在永陵,只要裁决司一有动作,各部司须全力配合,所以别看裁决司只有千人的编制,所能调动的能量却极其庞大,哪怕是京兆府和大理寺,在这时也只能俯首听命。



    此次的调查便是如此。



    从出现黑山逃犯的消息开始,姬天圣就下达了命令。由于其时裁决司各营都在外地办案,无法及时回转,立时就放出一部分消息,只说有一个重要的钦犯逃亡,让京兆府全力配合搜查。



    没有那个钦犯的任何特征,只要近几日突然出现在永陵的,都要仔细盘查,燕离窝在书院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却不知此事已闹得满城风雨。



    新任京兆尹就是与燕离有杀子之仇的张焕发,原京兆少尹,也是武神王霸的妹夫,背景十分强硬,上位也是理所当然的,不过两个月,代理二字就被去掉,正式受到提拔。



    张焕发不敢怠慢,立时传令分驻各坊的缉捕司,率领手底下的武侯,挨家挨户地搜查,主要针对近半个月来到永陵的生面孔。



    各坊都有京兆府设立的缉捕司,以捕役为首,手底下都有十来个正式的捕快以及数十个编外的武侯。坊正有权调动武侯,却无权调动捕快。



    事实上,更叔家早就被搜查过,但因小姑娘实在不像是什么“钦犯”,那些捕快武侯所能知道的消息少之又少,兼且并没有几个肯尽心办事的,也就不了了之。



    这一番搜查,倒是破了好多陈年旧案,还抓了好多个通缉要犯,算是意外之喜。



    燕离二人被带着巡游一番,才发现氛围确实有所不同,各家门户都紧闭,也极少听到小孩子的嬉笑玩闹的声音,行人色匆匆急忙忙,不时左顾右盼,生怕突然跳出来个“钦犯”伤害自己的性命。



    “姬天圣这么做,不是在打草惊蛇么?”唐桑花撇嘴道,“生怕别人不知她已经得到了消息?要是我是黑道当家作主的人,就等着她把人给找出来,再出手抢夺,捡个现成的便宜。”



    时近黄昏,朱厚派来的人已自走了,二人在等天黑,就随便找了个酒楼填填肚子。



    燕离咬了一口鸡腿,慢条斯理地嚼着,一面道:“你想想她是什么人?”不等唐桑花回答就继言道,“皇朝的主人!神州大地最有权势的女人!她的举动无非就是想向世人宣告:永陵城是我的地盘,区区黑道早晚会被我连根拔起,而且是用正大光明的手段。”



    “哦?”唐桑花美眸微闪,若有所思地说,“没想到你对她已经了解到这个程度了?”



    燕离不置可否道:“姬天圣很明白一个道理,那就是内忧不除,外患难解,所以她能容忍我这个强盗的存在,进而利用我做一些事情,甚至我三番两次触肌br />


    二人先到唐桑花原先的“据点”,就是燕离第一次见到她的客栈,取了夜行衣,换装后,便从窗门潜出,已是宵禁的时辰,街道上很是安静。他们就像暗夜里的幽魂般,穿梭在窄巷弄道,一面低声交谈。



    从他们所在的位置,到叶世倾的府邸,有很长的一段距离,不得不运用元气赶路。



    “叶晴是我师姐的女儿。”唐桑花甫一开口,就让燕离很是吃了一惊。



    “你师姐?”



    “十事、礼仪、邦交、监察为主。其中文事是替皇帝起草诏书圣旨;礼仪是皇族生辰、祭天、国葬、登位大典等等一系列的典礼;邦交是外夷来朝,负责接待引导;监察则是监督百官之意,可谓位高权重。



    由于尚书台有“监察”这一特殊的职责,所以也设监牢。



    不过寻常的案子落不到他们头上,惟有造反谋反一类事件,才由他们审查,所以监牢常年空荡荡的,倒是十分干净的。



    唐桑花带着燕离熟门熟路地潜入尚书台的监牢,几个狱卒都被他巧施妙计躲过,不过也多亏了这里的守卫实在松懈,搞得跟自家后花园一样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你师姐的那么多事?”燕离奇道,“莫非这些都有记载?”



    唐桑花冷笑一声,道:“这都是叶世倾亲口说的。”



    监牢的构造和京兆府等地大抵类同,位置在地底三丈左右,牢房建在长长的甬道两侧,每间由石头砌成的墙壁阻隔,隔十丈装一个壁烛,顶上是木板铺成的绝壁,保证绝无法躲人,更不可能像飞贼一样,在顶壁上潜行,因为只要有人,狱卒不需要抬头就能看见。



    地牢就是如此压抑,不过这牢中空空,狱卒根本不需要下来巡查,只在入口处象征性地安排两个人而已。



    唐桑花示意燕离收敛气息,两人走到甬道的尽头处,有一个左拐弯,也是一般无二的构造,只不过更加阴暗潮湿。



    拐弯后的尽头,则有一个铁栅栏围住的刑室,和京兆府水牢旁密封的刑室类同,只不过刑具较为单一。



    由于没有巡查的狱卒,唐桑花示意燕离攀在顶壁上,隔了老远一段距离就停下,远远望过去,刑室里的一幕,彻底把燕离惊呆了。



    Ps:通宵了。。有点失眠,也不知道在干啥子,反正是把这章写出来了。
  
一剑倾国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s://www.18k19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